欢迎光临美骑! [请登录] | [免费注册]

联系客服

美骑观察 | 数千万产能 厂商谁是共享单车幕后推手

发布日期:2017-06-13

上海展上的共享单车

多款共享单车

在共享单车诞生之初,很多人等着看这个新生事物的笑话,一个月被偷光、熬不过三个月、半年之内倒闭等“预言”层出不穷。不过,从摩拜单车2016年4月在上海投放第一批共享单车算起,共享单车已经走过了一年(排除ofo的校园时光),除了政府出台严苛的管理条例,实在看不出共享单车偃旗息鼓的痕迹,并在产量上不断刷新人们对自行车行业的认知。

  共享单车在爆发的一年里一直有真格基金、金沙江创投、高瓴资本等顶级风投机构摇旗呐喊,金沙江创投曾号称共享单车投资会是90天解决的闪电战,现在有滴滴、腾讯、蚂蚁金服(支付宝母公司)等互联网巨头的加入,让共享单车变成战火连天的持久战。有了银弹后,“不事生产”的共享单车公司也要有自行车厂商的支持。在500万、1000万辆等疯狂的订单背后,并非所有车厂都参加这场“盛宴”,厂商中有把共享单车视为救命药的激进派,也有小幅跟进的保守派,那自行车大厂中谁为共享单车火力全开?

共享单车生产

共享单车自动化生产

众人拾柴产能高

刚面世时,因为经营模式新颖,订单数量巨大,要求严格,多家代工厂不想承担风险(回款需要时间),共享单车团队也遭遇了不少的白眼。在风口形成后,共享单车订单成为了代工厂眼中的香饽饽,不但主动为共享单车订单增加产能,甚至积极加入到共享单车研发、投资中。

第一颗重磅炸弹当数富士康对摩拜的投资,全球电子代工龙头富士康不但参与到摩拜的D+轮融资,成为摩拜单车的战略投资者,还跨界为摩拜单车进行生产,承诺2017年提供560万辆摩拜单车。富士康大幅度、大力度的跨界实在出乎自行车行业的预料,而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称是他在两者间牵线的,但无利不起早,鸿海作为生产工艺和管理的大师,相信也是看到生产成本压缩和大订单夹缝中的利润。

ofo合作

ofo创始人戴威与富士达董事长辛建生

ofo合作                              

凤凰与ofo合作发布会

今年的两个大额订单就容易理解得多了,传统的自行车制造大厂富士达和上海凤凰,分别承接了ofo小黄车1000万和500万的巨额订单,富士达号称ofo的订单将会贡献全球1/8的自行车产量,并会和ofo在研发领域有进一步的合作。除此之外,永久、凯路仕等自行车厂商也通过多种方式投资和代工共享单车产品,共享单车凭借大额订单在中国自行车产业链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基地,千禧年后旺盛市场需求培育了大批拥有大产能的厂家。近年来,自行车市场需求停滞,快速扩张产的生产线造成了严重的产能过剩,急需订单进行盘活。凤凰作为大陆老牌自行车厂商,传统的通勤车在现今市场不吃香,向运动自行车转型也遭遇挫折,业绩始终在低处徘徊。虽然代工一辆ofo的利润只有8块钱,但500万辆订单下,凤凰一年预计可以获利4000万人民币,等于上海凤凰(A股上市公司)2016年总利润的80%,从目前的经营情况来,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富士达号称全球产能最大的自行车工厂,媒体对接人员称,即使接下ofo一千万辆订单,富士达还能兼顾自主品牌和国际运动自行车品牌的代工订单,共享单车订单也是能力范围下正常的生意,可见富士达在代工领域野心很大。

在CCTV 财经频道的共享单车专题报道中,深圳雷克斯、泰丰永达、益钵通等自行车生产厂家在共享单车订单到来后,也大幅地扩充人员和生产线,虽然怀疑这些订单的延续性,不过还秉持边做边看的态度,也乐于赚取大订单的利润。

台北自行车展

台北自行车展

迷雾中保持观望态度

参加今年台北展时,笔者经常被台湾厂商的负责人询问对共享单车的看法。台湾厂商在全球自行车产业链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在交流中,他们表现出对共享单车这项新生事物的怀疑。部分台湾代工大厂,如爱地雅也有经营共享单车代工业务,但对规模进行有效的控制,非常谨慎。

在采访中,坐垫龙头维乐的创始人余小姐透露,维乐有生产共享单车坐垫,但她并不会为此扩充产能,只会在服务好原有的客户为大前提下接部分订单。根据信隆健康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营业利润出现大幅下滑,上市公司解释为城市车订单减少。至于共享单车订单,信隆管理层介绍,并没有外界传闻般巨大,处在合理范围之类,加上春节出货量减少,所以业绩才出现下滑。这两家龙头代工厂的谨慎,是台商对共享单车态度的缩影。

千里达龙卷风

千里达旗舰公路车龙卷风

大陆厂商里也有厂商保持相对谨慎的态度,在央视的同一个节目中,喜德盛透露在共享单车爆发后增加了1/3的产能,即使摩拜诚意十足,但谭伟龙董事长拒绝再度扩充产能。千里达董事长梁建雄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为共享单车增加生产线时,要给自己留出后路,即使不产共享单车,也能用在出口、运动自行车代工这些用途。千里达、喜德盛这样具备大产能、高质控和产品研发能力的工厂,正是共享单车团队趋之若鹜的,但经历多次行业起伏后,两位董事长都害怕共享单车订单会减退,加上本身工厂有稳定的运动自行车订单,所以在巨额订单面前要保持谨慎。

小鸣单车

小鸣单车是厂商参与共享单车的典型

对共享单车的担忧

共享单车在过去的一年里受到风险投资者的青睐,摩拜和ofo两大巨头都拿到了多轮数亿元的融资,其中ofo总融资额高达6.9亿美元。近期摩拜和ofo将寻找新一轮高达11亿美元的融资,而小蓝、小鸣、优拜等企业也获得亿元人民币级融资。即使目前共享单车不差钱,但是自行车行业还是弥漫着对共享单车持续性的怀疑,原因是规模迅速扩张之下的营收情况。共享单车虽然名为共享经济,其实就是互联网+的分时租赁,需要投资大量资金生产和运营自行车,是重资产的经营模式,如果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难以持续玩下去。

永安行共享单车

永安行共享单车

永安行位居目前共享单车竞争力前列

摩拜、ofo目前并没有公布详细的经营情况,但是从市场占有率第三的永安行公布的数据来看,共享单车目前的营收情况不容乐观。2016年A股市场中因为共享单车的炒作,信隆健康、上海凤凰、中路股份(永久母公司)、深中华A、姚记扑克(所罗门母公司)几家上市公司迎来多个涨停,但永安行在IPO前夕放弃了“共享单车第一股”的名头,将共享单车业务剥离上市公司主体,并中断与阿里巴巴的融资合作,外界猜测原因是不想被共享单车拖累整体业绩。根据永安行递交的《招股说明书》,永安行2016年营收接近8亿人民币,利润1.17亿人民币,不过绝大部分都是来源于公共自行车建设、运营这个老本行。截止到2016年末,永安累计投放5万辆“共享单车”,而租金收入仅为36.83万元,相当于总营收的0.05%,收入少得可怜,想从中获利更是难以想象的。

悟空单车

生锈的悟空单车

在盈利方向依然模糊,加上摩拜、ofo两个先行者已经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的情况下,部分共享单车企业迅速陨落,只能小范围经营,甚至倒闭收场,如想凭借“本土优势”挑战ofo的悟空单车近日就宣布停运。

关于共享单车隐藏的危机,有台湾厂商就谈到前几年滑板车兴盛时,自行车厂商疯狂地代工滑板车,但后面订单缩减,它们在短时间内把所赚的利润吐出来。正因为有这个前车之鉴,面对巨额的共享单车订单时,台湾厂商就表现得慎之又慎。如果车厂资金链断裂,无法付清尾款,大额自行车订单对于实力不济的车厂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共享单车之争

ofo与摩拜之争也是共享单车路线之争

总的来说,共享单车是诞生在中国大陆这块互联网创业热土的新生事物,经过线上购物、移动支付、外卖平台等互联网新鲜事物教育后,中国大陆商家对于互联网有着更包容的态度,或者说积极地参与到互联网创业之中。与之相比,台湾崛起为亚洲四小龙依靠的是制造业的腾飞,直到现在,台湾市值前三名台积电、鸿海精密和台塑化主业都是第二产业,制造企业常年占据台湾市值前十位的7~8个位置。在制造业主导的思维下,台湾宏观的互联网服务和创业热情明显不如大陆,这在主流媒体中经常被报道,所以当共享单车敲门时,由于盈利模式不清晰,未来存在不确定性,台湾厂商也采取了偏保守的态度。

另一方面,台湾厂商在运动自行车领域根基深厚,富律业总经理刘于祯先生曾在采访中说道,台湾上规模的自行车厂商都有30~40年的历史,不会轻易在行业寒冬中倒下。因为多年积累下来的基础,台湾厂商坚持以利润更高的运动自行车生产也无可厚非,而大陆厂商相对就跟急于寻找订单填充产能黑洞。

共享单车是一个快速增长的自行车种类,但并不会是自行车行业唯一的救世主,无论积极参与还是谨慎观望,两者之间并没有谁优谁劣,巨额订单固然能带来大量利润,但是坚守运动自行车,修炼内功,静待行业复苏,也是专业化的玩法。无论何时,百花齐放的多样化发展都是自行车行业的幸事,至于哪条是正确的道路,在市场经济中,市场自然会给出答案。

自行车商城www.bicyc.com/

相关商品

© 200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美骑易购商城
如您在购物过程中有任何疑问,请联系我们的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00-24:00

 

Powered by ShopEx v4.8.5 |Gzip enabled 粤ICP备12045810号

购物车

0

购物车

  • 联系我们

    客服咨询

    客服咨询

    客服咨询

    QQ群 69581372

    服务热线 4006-517-020

    客服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am-22:00pm

    周六周日:

    9:00am-18:00pm

  • 返回顶部